第二百二十二章 少年知的无奈


小说:长生渡,怎么感觉到了遮天?  作者:一路随风流
百度 求小说网 有求必应! 长生渡,怎么感觉到了遮天? http://www.81ht.com/read/193936.html 全文阅读!求小说网,有求必应!
  如此大的动静,冥组织众人怎么可能没听到。
  当大家靠近时以经围了很多高大的巫族人,以众星捧月的姿态把烛不群环绕在其中。
  众人没一会儿就明白是什么原因,让那么多巫族人突然半夜聚在一起。
  一切都是那个年轻人的原因???
  众人以经看清被围在人群中的一老一小。
  “烛不群,好土的名字。”
  众人一阵吐槽。
  此人雄姿伟岸,皮肤呈古铜色,脸如刀削,棱角分明,一头雄狮的发型,黑中带刺。
  “有点我的打盼。“
  魂种宁浩见此人这般打盼顿时心声好感,看此人都顺眼几分。
  巫族没有束发的传统,大多巫族人也都这样留发,或剪成短发,不像人族那般一个个束发穿常服。
  “李老,极道玄体是个什么鬼东东?为何所有巫族人像疯了一样的崇拜。”
  宁浩见此疯狂场景赶忙问向一旁的李文杰。他虽然有所猜测,因巫族人崇尚武力,这应该是一种很能战斗的体质,但他还是想知道更详细一点信息。
  这种体质的强大之处在哪?
  觉醒什么异象?
  可,李文杰对此也是直摇头,向众人道,“老夫也从未听说过有这种体质?”
  他说完看了眼仇无伤问道,“仇老弟可知道些?”
  一下,梁啸、沈毅星、上官婉、宁浩一阵失望,连李文杰这等老江湖都不知道,可能在场就没谁知道了。
  不过大家还是把目光投向仇无伤,怎么说现在除了李老,在这资质最老也就仇无伤了,他要是不知道就没人知道了。
  而魏无忌和方天正走了,去找和尚。而段正德又生死不知下落不明的,要是三人在,一定有一个清楚极道玄体的奥妙。
  “你们也不要看我,我也不知道,你们问这小子。”
  仇无伤说着提过一直跟在大家后面的小尾巴知,提到大家跟前,他嘴角一笑,打趣道,“这小子不是懂天机吗?何不让他在露一手。”
  有理。
  众人直感近来仇无仇智慧大涨,感觉这家伙眼中有了希望,不在那么沉默。
  不过有点奇怪也?
  他何时变得那么开郎了?捡到宝了?不然为什么那么开心?
  “听到无伤说的话了吗?”
  魂种宁浩两眼恶狠狠盯着知的两眼开口。
  “知道,知道。小子马上为大家算。”
  受够折磨的知那敢在这帮人面前在放肆,他可不想在违背这个恶魔的话。
  他急忙从灵台中取出一物,众人见此物是一块黑色的阴鱼符,顿时都好奇不以。
  那怕是在江湖上行走多年的李文杰和仇无伤二人也不知这是何物?
  有何作用?
  一时都凑到知身前,看他手上这东西,宁浩也不例外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打量。
  都想知道这少年如何用这东西观测到这看不见摸不着的天机?
  乃至命运???
  被那么多双眼晴盯着手上的黑色鱼符,知顿时紧张不以,手紧紧握住阴鱼符,生怕这帮土匪众抢走自己手上的阴鱼符。
  “知弟弟有姐姐在,放心,没人敢抢你的。能跟姐姐说一下这个是什么东西吗?”
  上官婉一幅哄小孩的样子对知开口,弄得宁浩想笑,这方法行嘛?
  你真当人家是三岁小孩啊?真用哄三岁小孩的招数。
  “姐姐,它是观测天机的宝贝。有它在我才可以算出大家想要知道的信息。”
  结果,知还真说了,而且说时身子还往上官婉身边靠。有些紧张的说出来。
  这小子还真说了。
  宁浩一阵无语,这都行?现在的少年那么好哄骗了吗?
  “拿来我看看。”两眼火热的魂种宁浩霸道伸手讨要。
  “不行。”
  知立马抱着阴鱼符就往上官婉身后躲,语气态度相当都相当坚决,仿佛你打死我也不会交出来那种。
  宁浩立马不爽了,敢躲着自己,少年你按的是什么心?我有那么坏嘛?忍住,不生气,不生气。
  宁浩在次开口解释道,“我就想看看,看完马上还给你。”
  “不行。”
  宁浩怒了,又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少年?
  皮痒了是吧?
  “小子你给不给,信不信我叫梁啸打你。老实交出来。”
  说话间宁浩以经使用眼色让梁啸上前去抢了。
  梁啸一脸邪笑听命,走上前。
  “嘿嘿~乖,听哥哥话,交给哥哥帮你保管,它很危险的。”
  梁啸一脸猥琐的威胁,听得下令干这事的宁浩直打哆嗦,这真是把知当小孩耍啊!
  这真的何试吗?他不经在问?
  “-姐…姐姐…”
  知直接害怕的抓住上官婉的手求救。
  上官婉直接怒了,竟然对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如此蛮横危协,还想抢人家的东西。
  “宁浩你敢,还有你梁啸想干什么?信不信我打你,敢助纣为虐,是不是?你过来…”
  上官婉像母鸡护小鸡护住少年知。
  梁啸被上官婉吓得急忙退到一边,一脸对上官婉赔笑。
  女人,你这是母爱泛滥吧?
  宁浩对上官婉无言。这小子又来人畜无害这套。
  直惹得宁浩青筋暴起,而且这混账又乱摸上官婉的手。
  他都没能碰上一下。
  “混蛋,你敢捉我老婆的手,无伤,无伤在哪?给我剁了这小子的手。”
  刹那,吓得知放立马放开上官婉的手,一下轻跪到地上,人都快要哭了,眼睛以经红了。
  “哈哈~”
  这一幕弄得沈毅星大笑,这小子真是太窝囊了,自己当年没神力时都比他勇敢。
  而梁啸也是在一旁偷笑,不过碍于开罪上官婉,不敢笑出声了。
  太过分了,真是太过分。
  上官婉气得胸直接上下起浮,的拉起知。
  “宁浩你别欺人太甚啦,你在敢无理取闹,你信不信我把你关起来。”
  “切。”
  见此,宁浩不得以只能放弃把这阴鱼符占为及有的想法去掉,对着知没好气道,“少给我浪费时间,快算,要是算不出来,扒了你的皮。”
  “是…是,小子马上。”
  知擦着眼睛连忙点头,说着就要动手,但这时李文杰突然出声阻止,“等一下,这里不放便。”
  众人一下就明白了李文杰的意思,周围很多巫族人,实在是人多眼杂,在加上还是窥探人家本族的秘密,还是小心为上。
  ……
  当众人走到一个偏僻的角落后,知不敢在担待,神力快速注入黑色的阴鱼符。
  刹那黑色的阴鱼符缓缓从知的手掌升起,悬浮在他跟前。
  “天地无极,万物有始,浑浑的命运长河啊,请求你为我打开一扇门,探索真知。乾坤借法,吾求极道玄体有何奥秘?速速显灵……”众人只是听到知念了这样一段咒语和他手上结着乱七八着让人看不懂的手印后就什么也看不出来了。
  期间只发现黑色的阴鱼符在飞速的旋转,周边散发着一股神秘的气息,时不时跳出来一此众人都看不懂的道纹彼此交汇,分离,又交汇的?
  “宝贝。”
  这个词瞬间就跳进李文杰、仇无伤、宁浩三人的心坎里。
  魂种宁浩赶忙悄悄的来到李文杰耳边小声道,“等这小子利用完了,该留下的都给我留下。”
  李文杰听后笑咪咪抚摸着胡子,魂种宁浩顿时明白李老头以经听懂了自己话里的意思了,快速的退了回去原来的位置。
  正所为没有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这道理宁浩很懂,他也是这样想的,一直也是这么干的。
  没多久,旋转的阴鱼符就出现了变化,神秘的气息和道纹出现了不稳定的迹像。
  不用猜,众人也知道要出现结果了。这是施法结束的征兆,这个共通点在其它领域都是一样的。
  用通俗一点说就是能量场不稳定,而不稳定就代表能量场就要消散瓦解。
  能量场都消散了法术自然就终结了。
  不过这不是大家关注的重点,重点在于算出了什么?
  “极道玄体是什么体,有什么作用,快说?”
  当知睁开眼的瞬间,沈毅星就先一步代表大家问出了这个问题。
  “是巫族始祖的体质。”知老实答道。
  “有什么作用?”魂种宁浩继续追问道。
  知摇头。
  “比苍天霸体如何?”魂种宁浩在问道。
  知在摇头。
  “除了这个信息,你还知道什么?”魂种宁浩忍着打人的冲动在问道。
  知还是摇头。
  “咚”
  宁浩在也忍不住了,一拳爆锤在知的头上。
  “啊~”,知一声惨叫,“我的头…好痛…痛…痛……”
  灵魂上传来的疼痛感让知的脑袋都快炸了。
  “废物,算了半天就给老子这点信息,要不是留你还有用,信不信老子直接把你剐了。”
  真不愧是传说中的一问三不“知”。
  魂种宁浩彻底炸了,还以为找了一个什么高人?结果得了个半桶水的水货,根本没什么用嘛。
  基本等于没说。
  众人没有出来劝阻,他们知道宁浩要发泄,不然会憋坏这个男人的。
  大家隐隐约间以经明白宁浩为何如此,失去肉身变成一个一无事处的魂种,这种痛苦不是什么人能接受得了的。
  尤其在有烟火气的地方,这种差距感,这种即视感、无力感正在无限被放大。
  使得一个人的心性开始不淡定,越来越易怒易暴,甚至可能是有向灭亡。
  宁浩自然也不例外,他也会感到害怕,因为死亡离他只有一步之遥;一但死了,他所拥有的一切,包括女人,孩子,冥组织,所有所有的一切都将化为虚无。
  宁浩害怕的实在太多了,所以他需要用其它东西充斥他空虚的心灵。
  用脾气来缓解他自身对死亡的恐惧,甚至对自己进行欺骗,自我沉伦。
  而情绪是一个人心灵的印照,反馈。
  所以宁浩现在表现出来的一切都是从他内心最直接的体现,连他本人都不知道自己以经不知不觉间又变回那个脾气暴躁的人。
  “大哥饶命,我错了,我错了。是小弟修为不足,无法洞察太多……”
  知抱着脑袋求饶,生怕宁浩在打他,一边又道出无法知道更多的始末。
  “谁是你大哥。我现在就想一巴掌抽死你丫的。”宁浩睁大眼睛瞪着知,怒气未消。
  “好了宁浩,竟然知说不知道,在着也是浪费时间,大家何不在走回去凑热闹,听听那些巫族人说些什么?”
  上官婉见宁浩脾气发得差不多了,赶忙上来为知解围。
  真是苦了这少年了,小小年纪就要受这份罪。
  在这样下去不会被打傻吧?都以经唯唯诺诺了。
  为此,上官婉表示很担心,担心这个少年的心里健康问题。
百度 求小说网 有求必应! 长生渡,怎么感觉到了遮天?最新章节 http://www.81ht.com/read/193936.html ,欢迎收藏!求小说网,有求必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