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巫族始祖之体


小说:长生渡,怎么感觉到了遮天?  作者:一路随风流
百度 求小说网 有求必应! 长生渡,怎么感觉到了遮天? http://www.81ht.com/read/193936.html 全文阅读!求小说网,有求必应!
  “好快!!!”
  “真是出呼意料的快!”
  “不知大祭司,你怎么应付呢?~呵呵~”
  眼下看是平静的帝祖城,随着一个少年郎的踏入瞬间变得暗潮湧动,城中的各大家族的巫都在坐等好戏,隔岸观火。
  “该来的终是来了,就让老身来了结这段因果吧。”
  帝明菲坐在神庙石座上,拄起拐杖缓缓站起,向着城南方向从容走去。
  他的来到来怎么可能瞒过帝明菲的耳目。
  帝明菲可是这座城池,乃至帝氏一族最高的统治者大祭司。
  当烛不群在踏入帝祖城那一刻起就落入帝明菲的“神觉”中。
  感应外界的力量,巫族称“神觉”,人族称神识。
  此时的王剑还在被窝里搂着大美人帝落月幸福的睡着大觉,完不知道大事以经发生。
  另一边…
  “少爷,你的修炼正是关键时刻,何必非要今天来。”
  烛不群身边跟着两个老者,一个魁梧有力,充斥着铁血,另一个身材瘦小的,反而看起来一点也不现眼。
  而说话规劝的正是那个铁血的老者。
  “有人给我带绿冒子,我怎么能不来。今后我的脸往那放?”
  烛不群脸色难看之极,说话间一幅气急败坏的样子,可见又多愤怒。
  “可是少爷,你只要在多等一、二天就能完成圣血洗礼的过程,修为就能进一大步啊!”
  铁血老者叫莫翰山,他在一旁苦口婆心的讲述其中的利害关系……
  烛不群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他太明白圣血洗礼对烛不群有多莫重要。
  就差一点啊!一点就能完美激活始祖的血脉之力啊!!!而圣血洗礼一生只有一次机会,一担中途中断就无法在继续。
  这样的结果如何不让莫翰山内心绞痛,他大恨,恨帝氏部族坏巫族兴盛大业。
  圣皿洗礼期间莫翰山不是没阻止过烛不群不让他中途中断洗礼,可接到未婚妻另嫁他人的消息的烛不群完全在也听不进去,执意要来帝祖城讨要公道。
  最少也要那个叫王剑人族插足者死,千刀万剐,暴尸帝祖城七天七夜。
  莫翰山也想用强制手段让烛不群完成最后的圣血洗礼,可奈何圣血洗礼的过程要洗礼之人全心全意的投入其中才能引出血脉中始祖力量,外人根本无法多加干涉。
  “诶!都怪我嘴贱,现在说什么也晚了。”
  莫翰山直到现在都在懊悔,要不是他和风清雨交淡过于大声,让烛不群听到了,不然也不会发生这事。
  其实这事并不应怪罪莫翰山和风清雨,二人离血池的距离以经很远,而且声音也极小,一般的地巫境修为都不一定能听到。
  可烛不群根本不能以常理来推断,二人所交谈婚贴的话都让他听到了。
  当时两人知道烛不群偷听到谈话可是又惊又怒。
  “好啦,这种话就不要在讲,此事我自有分寸。”
  其时烛不群以经没有耐心在听莫翰山唠叨了,喝声打断这老头继续讲下去。
  帝祖城为外城,内城,各又为东南西北四个区域,各有不同的作用,而外城南城区做为普通巫族人的居住区。
  “呼~~”一一缕清风吹过冷冷清清的街道。
  其时烛不群领着两位老者走在这冷清的南外城区主干道上,这个时间点刚好过了丑时到了寅时时分,以是巫们深夜入睡的时候。
  此时行走的三人还真有一种:“风萧萧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的错觉。
  至萧条又落寞。
  主干道很直也很宽大,有二十多丈宽,足够并排驾御三架巫族人的马车经过,三人就这样直穿街道直向内城方向走去。
  哒哒~~
  全无欣赏风光心情的三人很快就走到了内城的南门不远处。
  此时内城南门以经打开,更有一个驼背的身影站在城门下,像似在等待着某人的到来。
  “少爷,那人好像就是帝氏部族的大祭司。”
  莫翰山以经很多年没有走出过烛氐部族的疆土了,对于帝氏部族的大祭司也是很多年前见过一面,随着时间的流逝早以忘记了对方的样貌。
  他只是从对方古老的花鸟鱼虫服饰中看出对方是大祭司,所以说话才不敢一口断定对方的身份。
  “走,去会会这老太婆。”
  烛不群冷冷说完,继续向前走,身后的二老只是摇了一下头继续跟上去,保护烛不群是他们二人的本职工作。
  二人知道现在的烛不群是说什么也听不进去了,连对大祭司应有的尊敬都忘在脑后了。
  ……
  百步后,烛不群以经站在帝明菲面前,他紧握着拳头,质问道,“大祭司你为何要这样做?”
  “为何?到底是为何?”
  “难道我家有做错什么?”
  ……
  烛不群一连几发问,说到最后直接吼了出来,完全没有顾及对方的身份。
  帝明菲拄着拐杖在期间没有说一句话、不成露出一丝不满,就这样倾听着这个少年的怒吼,愤怒,不甘。
  跟在烛不群身后的二老见此,不免都露出一丝动容,对方可是大祭司啊!
  大巫师级强者,如何能如此无礼。
  大巫师等同于人族的圣人皇,妖族的天妖,人族魔修的魔君。
  直到烛不群不在说话后,帝明菲这才有所动作。
  他弯下驼背的腰向烛不群深深鞠去。
  烛不群身后的二老皆是一惊,连连发声劝阻,“大祭司不可。”
  这可是巫族万人之上的大祭司、大巫师强者的一礼,代表着嵩高的身份地位,何时要向别人一礼?
  何人又能受得这一礼?
  哪怕现在身份特殊的烛不群,在这个年纪、实力,也得不到一尊大祭司的一礼。
  巫族更是一个尊重强者的地方。唯强决定对错,唯强便是真理。
  唯强而无有过错,要有,那便是还不够强。
  “二位不必相劝,这是我帝家对不起烛家,这一礼当得。”
  帝明菲这一声中充斥威严。
  这一礼不止惊住了二老,同时也惊住了烛不群,让他满身怒火发不出来。
  这一礼大重了,就算他在想无礼取闹也不通了。
  在闹下去就变成他的错了。
  他哑火了,他又惊又怒却又不能发火,如何不让烛不群难受。
  或许只能说烛不群太嫩,或说帝明菲太没有强者洁操。
  动不动就持持强者之礼谢罪,压以弱者之魂。
  果然老不死为贼,帝明菲这老不死就是当今最大的贼。
  瞥了老半天气的烛不群,最终只说出了一句,“我不同意。”
  烛不群的意思很明确,帝明菲自然能读懂,他这是表达决不允许有人单方面嘶毁婚约,此事必须要付出代价。
  这无关乎于他烛不群喜欢不喜欢帝落月,爱不爱对方,这是上升到两族荣辱的大事。
  这关乎一个巫的尊严。
  巫的尊严告诉他烛不群,尊严决不能被践踏。
  这关乎家族的威严。
  烛家的脸面更不能因此而丢失。
  这是家族地位的立根之本。
  绝不能。
  这关乎部族的荣辱。
  他烛不群身为烛氏皇族子弟,一言一行皆代表的是部族的荣耀,光辉。
  古有士可杀,不可辱,部族的荣耀因此更不能被践踏。
  今天必须有人付出血的代价,方能平熄这场风波。
  唯有血,能洗刷屈辱,不公。
  “你来迟了,老身的祖孙女以经非完壁之身。”
  帝明菲很平静的说出这句话。
  “蹬~蹬~”
  这个消息震惊得烛不群倒退了两步,脑子嗡嗡作响,一片空白,他脸色发青,身体酸软,好似快要支撑不住要倒下一般。
  “少爷,你没事吧?没事吧?…”
  扶住烛不群的莫翰山老者,连叫几次他,可对方好像一点也没听进去。
  被打击到了。
  很久之后…
  面色苍白无力的烛不群恨恨的眼神看着帝明菲这老不死,说道,“好,好,好,你帝家今日竟如此对侍我烛家。”
  说到着的他右手中出现一把利剑,衣袍无风自动舞起,他一剑落下,刹那一角衣袍分离开来,飞落地上,冷冷道,“从此你我两家恩断意决,老死……”
  “放肆!你我俩家之事,此是你一黄口小儿能说了算的。”
  帝明菲拐杖一锤地面,四周地面都震动了起来,打断了烛不群的毒誓。
  在她眼中烛不群不过是一个废材花花公子,根本就没放在眼中。如此礼待对方,完全是给对方家族一个交代,而不是他烛不群本人,他没那分量。
  在说她也不消于把如此天才祖孙女嫁给一个无用的废材。
  “我如何不能?”
  烛不群没被帝明菲老不死的气势所震,反而大喝一声一股纯正的始祖气息刹那从他体内绽放,刹那始祖的气息气惯云宵,照亮整个帝祖城,召唤着所有巫族人。
  如此近距离来自血脉中的召唤,一下子就让帝明菲明白这是什么力量?
  相当纯正的始祖血脉。
  “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帝明菲一下变得疯言疯话起来。
  显然烛不群暴露出来的始祖血脉成功刺激到了帝明菲这个老人。
  原来外界传言是如些的荒唐,烛不群骗了外面所有人。
  隐藏得好深,好深。
  从始至今有记载以来,也只出现过三、五过巫族人拥有无比纯正的始祖血脉。
  这出现的机率以百万年为单位为计算。
  破开空间的巫族强者不断出现在烛不群周边。
  这是始祖血脉召唤他们到来的结果。
  “这是始祖之体?”一个巫族长老兴奋到说话牙齿发抖。
  “极道玄体,真是极道玄体,天佑吾族,天佑吾族。”
  一下几十尊赶来的巫族长老大声发笑。
  此声惯九宵,余音万里不绝。
百度 求小说网 有求必应! 长生渡,怎么感觉到了遮天?最新章节 http://www.81ht.com/read/193936.html ,欢迎收藏!求小说网,有求必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