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天下第二人


小说:长生渡,怎么感觉到了遮天?  作者:一路随风流
百度 求小说网 有求必应! 长生渡,怎么感觉到了遮天? http://www.81ht.com/read/193936.html 全文阅读!求小说网,有求必应!
  人来得差不多了。
  正好有仇的报仇,有冤的报冤。
  “请在坐的各位叔叔、伯伯给小侄讨一个公道。”
  烛不群分别向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的巫族人抱拳行了一礼后,大声喝道。
  这时的冥组织众人也刚好折反回来,远远就听到烛不群带有不满情绪的喝声。
  声中好重的冤念。
  “硬杠!”
  宁浩不由对烛不群坚起大拇指,果然年轻人有冲劲,对方可是大祭司啊!
  他能不佩服吗?
  不过,貌似在这闹结果可能没那么好吧?
  这是帝氏部族。
  帝明菲大祭司的地盘,而且是说一不二那种。
  不仅掌握部族最高神权,同时也掌控部族的军权,绝对是一言九鼎,不带虚的那种。
  可看烛不群这少年也不像个傻子啊?可为何还要在这跟帝明菲大祭司对薄公堂,硬拼?
  难道你不应该去请你烛氐部族的大祭司过来压阵,以堂堂正正之师讨回公道吗?必竟有错是对方,你是正义之师,代表的是天地的公道,讨伐的是不义。
  师出有名。
  正所谓兵法有云:以正合,以奇胜。
  而不是仅凭你一人之力,个人气愤就冲上前和帝明菲对擂,人家活可是活了几千年的老不死,正所谓人老成精。
  说句不忠听的话,人家吃的盐比你吃的米还多,少年你这样一来岂不是螳臂挡车?自讨苦吃。
  宁浩很不看好这个不智少年烛不群,失败是迟早之势。
  可惜了,一手好牌被这少年打得稀巴烂。
  “少年啊你不应该那么冲动的!”
  宁浩唯之大恨。
  要是宁浩早知道这少年会来,一定会在半路上把人拦下为其出谋划策一番,搅黄王剑这王八的好事。
  让王剑进猪笼,点天灯。弄死这丫的呸的。
  方解宁浩心头之恨。
  可惜,没有如果,现在两军以对上,只能有一方要出局。
  一时间帝氐部族的高层都不知如何回答烛不群少年郎这话?
  他们有难处的。
  一边是道极玄体,是族中最尊贵的体质,将来必是成帝做祖的存在,未来可期。
  可另一边也绝不能小视,乃是部族最高的领袖,掌管着生杀大权,要是恼怒这老太太,可能明天脑袋就得搬家。
  这样一来,两边都不能得罪的啊!
  一个字,绝了。
  这让大家如何敢发表意见?
  ……鸦…鸦…鸦…鸦……
  场面顿时留下一片大静,是死寂般的静。
  在加上这件事情确实不是大祭司的主意,手笔。
  这关乎巫族两大部族的大事,马虎不得,所以帝天帝一脉的宗正(帝明菲)及十老在发出婚贴的那一刻以经对外发出明确回复,向整个帝氐部族长老团说明帝落月丫头改嫁之事是帝天帝老祖的遗嘱。
  同时也把这个信息传给烛氐现任族长,说明帝落月改嫁之事的始末。
  只是在场的高层没想到那个烛氐传说中的废材会亲自跑到帝祖城来闹事。
  而他这一闹又把极道玄体给暴露出来,着实让大家大迭眼镜,纷纷暗叹烛氐部族藏人藏得神不知鬼不觉。
  硬生生把极道玄体说成一个炼武不成;炼蛊怕虫;炼神不信祖的三废之才。
  你说这样的三废之才能不让烛不群不出名吗?
  只是没想到这是一个骗局,是怕烛不群没成长起来前被抹杀掉吗?
  不过把巫族三大传承至于儿戏,这样好吗?
  一时间想到这帝氏部族的高层差不多十分不爽,要是早知道烛不群的真实情况,他们那会让帝落月丫头嫁给一个外人?而且还是嫁给一个只有一半巫族血统的人族人。
  不过现在说什么也晚了,得罪烛不群到是真的。
  不过这个罪名帝氏部族的其它高层可不想背,要背也只能是帝天帝一脉去背,谁叫要嫁人的是帝明菲家的祖孙女。
  所以在场的巫族高层都没有说话,而高层不说下面的族人就更不敢说。
  大家都等着帝明菲大祭司她自己站出来,给烛不群或者说给极道玄体一个满意的交代。
  可,烛不群等了许久,却没见一个出来为自己发声,他脸一下一片铁青之色,指甲都快要陷入肉里面了,“王八蛋,一个个都是王八蛋,我竟然想让你们帮忙?”
  烛不群内心怒吼不止,成景何时有求必应的自己何时被人冷落成这样???
  没有,从来没有。
  在他身后的莫测山无奈一脸难看,开口,“少爷你终是太年轻了,不知道外界的江湖险恶。”
  反到是,别外一个老者使终没出声,只是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宁浩见此场面就想笑,感叹少年的年轻。他早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怎么可能有巫出来为他烛不群出声。
  他也不想想帝明菲什么身份?他自己又是什么身份?
  当然宁浩也不完全想对,烛不群的身体地位绝不比大祭司低,不过是强龙压不过地头蛇,而帝氏部族高层之所以不发声那是因为他们都不想得罪其中一方,而不出声至少两边都不用得罪。
  “小辈,你应该明白一切以不可挽回,说出你想要什么补偿?”
  沉默许久的大祭司终于睁开眼出声了。
  “我要王剑死。”
  烛不群一口一个字冷冷冰冰道出。
  “嘿嘿~~老李,这烛不群我喜欢,像个男人。”
  宁浩听到这话开心的笑了。
  其他几人也笑了,只有上官婉一脸担忧之态,明显在为王剑担心。
  “不知帝明菲会怎么选择呢???我想她绝不会让她祖孙女成寡妇的,她会怎么回绝少年烛不群呢?呵呵~真是有趣的一个问题呢?”
  宁浩一脸邪笑。
  在这一刻场面依然寂静,所有在场之巫都在关注大祭司,等待她的回答或说答案,是屈服?还是拒绝?
  “小辈换一个吧。”
  果然,不出宁浩所料。只是帝明菲那么直接的态度让宁浩感到意外,他还以为帝明菲会用委婉的态度拒绝呢。
  看来宁浩想错了。
  不过为什么呢?
  帝明菲很明白以经得罪前途不可限量的烛不群,她不可能在失去苍天霸体王剑。
  好在王剑的前途和烛不群是同一个档次,各自的成就犹未可知。
  不然将来自家一脉很可能遭到烛不群的秋后报复。
  “不可能,王剑必须死。”烛不群在次强调。
  王剑不死,带在他头顶上的绿冒子就一日不除,所以王剑必须死。
  “老身说换一个。”
  这次帝明菲明显是生气了,嗓音都提高了不少。
  这还是帝明菲看在对方是极道玄体的份上,不然她早就一杖过去教这少年郎如何尊重长辈。
  烛不群被这一喝面色发白,内心极度愤怒不甘。
  他不得以一咬牙做出一个坚难的决定,转过身向莫翰山旁边的另一位老者鞠躬,行着礼道,“请雷叔帮小子一次。”
  这是烛不群有求于人,态度放得最低的一次,在低只能跪下了。
  ……
  一息~~
  十息~~
  二十息过去了~~~烛不群拜着的老者还是一动不动,不成出声。
  “咦?烛不群拜的老者又是什么人啊?难道比大祭司还牛?哎呀~看不啊?”
  剧情演变有点快,宁浩都有跟不上节奏的感觉,他不由抱怨起来。
  这时在场的巫族高层也像宁浩这般,完全看不出这名老者是出自那个部族。
  也感觉不出对方修为在那个层次,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一定很强。
  这时在一边的莫翰山也着急了,没好气对一旁的老头道,“雷无劫,你到是说句话啊。”
  雷无劫无奈,他本不想出来多生事端。可莫翰山这家伙也跟着起哄,他也不好不买老莫这面子,怎么说也相处了一段时间,为人不错,只是话有点多。
  他拍了拍烛不群的肩膀说道,“烛小子,不想像今天这般就好好努力吧,吾族是一个用拳头说话的地方。”
  说完的雷无劫以经大步上前,来到帝明菲大祭司跟前,他的容貌在这一瞬间飞快的变成一个中年人的模样。
  老弱瘦小的身躯也变得魁梧剽悍,精神抖首,目光如电。他弯了一点腰,表达了帝明菲对于身为大祭司的尊敬,才开口说道,“我代表盘古殿向大祭司问好,不知大祭司是否愿各退一步?”
  “原来是你,还没有突破吗?看来你还没看开当年那一战,是放不下吗?”
  帝明菲开口没有第一时间回答雷无劫的问题,反而向对方唠叨起来。
  雷无劫听到这话一愣。
  一一一
  这时在场也有巫族人这时想起了这个和大祭司对话的人是谁了。
  “是他?”
  “应该是他?”
  “没想到失踪那么多年的他,现在才出现,原来一直在盘古殿潜修。”
  一时间不少巫族高层议论纷纷。
  “李老,这人你听说过吗?”魂种宁浩此时也是好奇不以,可奈何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讲解一下,只听到四周一些巫族高层一笔带过的议论,说的话云里雾里的,完全讲不到重点。
  对于修为,年纪,重大的战记,那是一句话也没提到。
  李文杰沉思了一会儿后才说道,“他应该是那个最后和刑奇武争夺一千年第一人的那人?”
  “我觉得也是。”仇无伤也点了一下头。
  “一千年前第一人,好牛逼的称号。”上官婉听了嘀嘀自语,若有所思。
  此时愣了许久的雷无劫,很童真的摸着脑袋,一脸无趣的笑道,“让前辈见笑了。”
  “这个动作还真是没有一点高手的风范了。”
  宁浩看得一时无话,不由猜想觉得这才是这巫的真实的性情吧!
  只是在小辈面前才表现得很高敖不近人情。
百度 求小说网 有求必应! 长生渡,怎么感觉到了遮天?最新章节 http://www.81ht.com/read/193936.html ,欢迎收藏!求小说网,有求必应!